國共戰後的禁忌 缺乏滋養的土壤 
台灣 叫左派太沈重!  【林照真/調查採訪】


「左派」是國共內戰後的台灣禁忌,白色恐怖時期,左派思想更是被斬草除根。
(本報資料照片)
  派在西方擁有完整的傳統價值,甚至還是校園與知識界的主流,社會中總有相當比例的年輕人驕傲地以左派自居,但在台灣的情況完全相反。「左派」是國共內戰後的台灣禁忌,白色恐怖更將左派思想斬草除根,台灣從來沒有左派的土壤,也極少看到左派成形的組織。左派,純粹是個人的路線選擇而已。

 如今時序已到廿一世紀,人權紀念碑已經在綠島設立,白色恐怖已成歷史灰燼,紅色思想不再政治恐怖,在此同時,左派之聲默默揚起。尤其,民進黨執政後,原本棲身在黨內的左派思想不斷發酵,從核四到八四工時案,其實都隱含左右路線之爭。

 左派在台灣一直是少數人的集合體,他們有人一同組黨,搞社會運動,但始終是少數。也有一些年輕左派在社會運動中備受煎熬,無處可去時就棲身黨外與後來的民進黨中。

 左派曾經參與廿多年前的美麗島事件,左派運動人士汪立峽指出,當時美麗島政團所主導的政治運動確實吸引了大部分的不滿群眾,認為政治問題解決後,一切問題皆可解決,而左派則集中力量在文化與社會意識的批判。汪立峽認為,如果說美麗島事件影響了多數群眾,當時左派則對知識份子產生了啟發。

 「左」代表對社會的激烈反省與改革,「右」則代表保守,在左翼強大的社會中,都會較關注社會弱勢者的處境。當時左派在美麗島事件後漸漸淡出,左派作家陳映真表示,台灣左派受到疾風右派的圍剿,左派發展受到嚴重影響,再加上台灣對中國的恐共政策與對美國的依賴,都促使台灣全面保守化。

 在台灣,極少有人針對馬克思理論深入探討,左翼的理論是過少,而非過多,知識左派是散的,但又好像到處都看得到。而且坦白說,台灣左派大多是在知識上受到啟發,較缺乏革命的氣魄。

╭灨
page1page2page3page4page5

╰灨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