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 戰 宋楚瑜 陳水扁 許信良 李 敖 鄭邦鎮
 
 
 
新聞議題

3628萬借款風波

連戰黨產信託主張

億元興票疑雲

中共,國際看台灣大選

候選人看農地政策

棄保效應

兩岸關係 大陸政策

超黨派是好是壞?


民意調查結果

選情分析 新聞評論

大選觀察系列

抓賄防暴

選舉事務公告


最新民調

調查時間: 1月5,6日
直接支持率:
1.宋張配:26%
2.陳呂配:23%
3.連蕭配:18%
4.其他人選:1%
5.未表態:32%
資料來源:本報民調中心

相關新聞
依日期查詢選舉新聞

89年01月

88年12月

88年11月

聯絡信箱

[email protected]

 

 
 

 

 
 

1999.11.28

國民黨老黨工 驚爆選戰「黑暗史」

 【記者夏珍台北報導】國民黨買票?真的假的?任職國民黨基層黨工長達廿 四年的詹碧霞,最近出版《買票懺悔錄》,以個人實際經歷,細數選舉買票、 甚至做票的過程。她透露,國民黨不講「買票」,只問「洗了沒」?「洗」的 手法,其實很簡單,由村里長統一規劃,地方大老交代後,再由村里長透過鄰 長轉下去,她形容,「可以洗得天衣無縫,滴水不漏。」

 詹碧霞在︿自序﹀中形容自己,「像一條狗,整天蹲在門口,捍衛選舉投開 票櫃,最真實、最直接地做票、買票、與黑道掛鉤。」她在書中直指,國民黨 要到民國六十六年「中壢事件」發生之後,才肯規規矩矩的選舉(買票仍屬規 矩之列),在此之前,國民黨為求勝選,做票風氣盛行已久。

 詹碧霞自陳,她是在民國六十三年十二月立委選舉時實際參與「做票」,當 時國民黨為封鎖黨外人士郭雨新,將選票撥給青年黨的候選人張淑真,她說, 這是國民黨所開「政黨合作之先河」。同時,詹碧霞為國民黨提名候選人鄭水 枝固票。

 選舉當天她先到投開票所查閱選舉名冊,看有誰還沒來領票投票,就上門到 選民家中拿身分證、印章代投票,每張票都投給鄭水枝。另外,還有更簡便的 方法,她說,負責選務的課長讓她直接簽名,交給她一疊選票,於是她改以簽 名蓋手印換選票,她的十個手指頭蓋滿紅印泥油,「彈了一下午的鋼琴,鄭水 枝和張淑真都當選了。」

 至於買票,詹碧霞直指是如影隨形,從小就有。不過,早年買票單純,由村 里長透過鄰長告知選民,這次本村拿了某位候選人多少錢,買了帳篷或辦公桌 椅等器物等,剩下多少公積金云云,全村一票不差都會投給這個候選人。五、 六十年代後,各項選舉開始直截了當地以新台幣向選民下手,從五十元、一百 元,隨著物價指數前進,短兵相接,候選人殺紅了眼,叫價就直線上升,二百 、三百、五百、一千等等。

 一般說來,立委、國代、省議員選舉的價位大概都差不多,三百就三百,沒 有候選人自亂陣腳,打壞行情,因為大選區,買票錢花起來相當驚人。但也有 候選人在票源重疊嚴重時,不惜下重手,補下籌碼,爭搶地盤。

 她舉民國八十一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提名郭某,在投票前一星期,全縣 普撒三百元一票,另一位鄭某,隔兩天加碼,增加二百,五百元一票,「硬是 以橫掃千軍之勢,把郭某在板橋的票壓倒。」國民黨知道情況後,要求郭某加 碼,郭卻後繼無力,最後由競選總幹事提議,由民政廳長林某背書,簽下三千 萬支票,向中國化學製藥和味王調現卻不可得,結果郭某落選,從此消失政壇 。

 詹碧霞說,國民黨的買票文化,可以鬼使神差,使鬼推磨。她在書中舉例, 民國八十年的國代選舉,國民黨本來在淡水地區推出地方大老陳根旺,但陳臨 陣退卻,國民黨提出已經移民加拿大的淡水客運總經理呂清游,臨時披掛上陣 ,硬是在兩個月內,保他安全登上國民大會殿堂。唯一的法寶利器,沒別的, 就是用新台幣,從淡水、三芝、八里至石門「全面洗」。

 「洗」就是國民黨買票的行話。從村里長轉鄰長,再轉到家戶,這套系統可 做到天衣無縫,滴水不漏。只要大老在開會時,誠懇而嚴肅的說,「只有一個 原則,地方上一定要有國代,大家忍辱負重,這些錢是活命錢,除非民進黨的 鐵票,否則每一戶按選民數,對冊洗下去。」就這樣,呂清游順利當選。

 然而,即使如此,買票萬靈丹也終於到了失靈的時候。民國八十二年台北縣 長選舉,國民黨的蔡勝邦和民進黨的尤清對決,地方黨工稱當時的選舉經費是 「三合一」,即黨部、三重幫財團、蔡勝邦各負責三分之一,詹碧霞說,「選 票就像在菜市場裡論斤買賣。談妥了價碼,我立刻付錢。」

 所有的競選活動經費都實報實銷,投票前十天,由國大書記長親自送來。石 門鄉有數百萬元,然後依選舉名冊數額數錢,放進信封內封好,再限時專送郵 差,分批送達幹部家中,再由村里長按冊送達家戶,一票不差,「全鄉洗得乾 乾淨淨。」

 不過,有人拿了國民黨的錢,卻到尤清的總部喝茶聊天,來來回回送錢,陪 著她的吳先生問她,「這樣有效嗎?」她只能說,「聽天由命,我又不能把錢 放進自己的口袋,不送出去行嗎?這是全台北縣的行情,我能破例嗎?」投票 前四天,國大書記長又打電話來,說北海岸情況不好,要加洗,詹碧霞拚命推 辭,「別再來了,你送過來,我不洗,對不起你,洗了沒效,也對不起你。」 果然,國民黨買不動了,台北縣也就失陷了。

 「洗」終究會出問題,詹碧霞在書中紀錄,民國八十四年立委選舉,國民黨 提名詹裕仁,和她同姓,就找她幫忙。此時她已經離開國民黨一年,她先了解 詹裕仁的地方人脈,知道詹在三芝找了婦女會理事長李寶珠,詹碧霞還告訴詹 裕仁服務處的人,李的人緣不大好。話才說完,第二天,詹裕仁就因為賄選涉 案被逮。雖然她在淡水為詹裕仁開出紅盤,詹還是落選。

 詹碧霞也在書中指陳,現任交通部長林豐正在擔任台北縣長任內,以新台幣 十萬元,把坐落在台北縣板橋後火車站商業區黃金地帶的縣黨部介壽堂,賣給 國民黨,如今市價已逾百億元。她說,在台北縣府會關係全盛期,國民黨就是 透過從政主管在黨政協調會中提案,再由縣府編列預算,以土地房舍捐贈買賣 ,暗渡陳倉地讓國民黨取得財產。

 詹碧霞說,「民進黨在台北縣,沙漠已成綠洲,國民黨領導人物卻永遠不肯 看看基層真相,一味讓基層爛下去,讓他們自生自滅。基層黨工連去菜市場買 菜,頭都不敢抬起來!」

 在書中,詹碧霞細數國民黨基層黨工的頹敗,從聲色犬馬到收受紅包主控人 事,她以台北縣過去失敗的例子,指陳現在國民黨為總統提名人連戰組織的「 連友會」,和當時李錫錕、蔡勝邦、謝深山諸人的「後援會」如出一轍,「只 是砸錢輔選的管道而已,說穿了,大家只等著連戰如何對他們表示:朋友新台 幣相連。」當年八風吹不動的安定力量-國民黨,如今卻面臨最嚴酷的考驗。

 《買票懺悔錄》由商周出版,今日正式發表。



【回2000年總統大選首頁】
Copyright 1995 - 1999 China Tim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