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少年維特的煩惱」 誰人瞭?

中時電子報陳美君/台北報導

與父母「隔而不離」 與同儕「離而不分」

調查中發現,六成五的青少年一天與父母進行溝通交流的時間在半小時以下,如果遇到問題,六成四青少年會將心事與壓力抒發給同儕和朋友而並非父母,薛承泰對這樣的現象下了有趣的註解:「青少年與父母是『隔而不離』,對電視、電腦全神貫注;青少年對同儕朋友是『離而不分』,手機、Msn常相左右。」薛承泰解釋,目前台灣少子化,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有獨立房間,雖然是和父母住在一個屋簷下,但下課之後就窩在自己的房間裡,這是「隔而不離」;他們在自己的房間裡不是上網、看電視就是聽音樂,很多時候還是靠著即時通訊和手機與同學朋友間保持聯繫,這是和同儕「離而不分」的表現。

另外,青少年雖然在打發時間和消費行為上表現十分自主,不喜歡父母過度干預,而尋求同儕、甚至是虛擬的同儕(網友)進行時間或是金錢上的消費,但在金錢與生活起居上卻仍十分依賴父母,若是沒有父母親的照顧,多半青少年仍無法自理,這也是青少年與父母親在互動上最難拿捏的部分:「我希望你關心我,但不要你干涉我太多。」

攜子自殺增多 政府應關注

近來社會上出現許多父母攜子自殺的案例,這類案例並非青少年自己失去生存的希望,反而是被活不下去的父母下手了斷、剝奪了生存的權利。薛承泰分析,此類案例的增加,顯示社會已經產生問題,原因可能是連年的經濟不景氣,加上民生物價的持續飆升、薪水卻不增反減,許多人因此累積了卡債,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下,導致許多債台高築、無法解套的人對未來失去希望,又不想債留子孫,只好選擇與孩子一同走上絕路。這樣的悲劇層出不窮,主要還是社會整體的經濟不景氣有關。

薛承泰認為,社會整體經濟產生問題是政府的責任。要構成幸福的家庭,最基本的條件便是經濟的穩定和生活的安全感,但目前政府在救「窮」上制度較為完備,對救「急」部分仍力有未逮,當然這也是「急」的定義較難釐清之故。薛承泰表示,要建立有安全感、經濟穩定的社會,還是必須仰賴政府提出有效振興經濟的政策,唯有改善整體經濟環境,才能讓我們的下一代擁有最基本的幸福條件,讓青少年在面對課業壓力時,不需擔心家庭的經濟能力,沒有後顧之憂,方能全力以赴。

下一則:親子同心 打造幸福之家不是夢

 
 
 
.黑幼龍專訪摘要   .青少年幸福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