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主題:

社運救民進黨? 鄭村棋:無路可去才回來

2008.04.01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總統大選敗選後,民進黨除了「世代交替」,也喊出了重新尋求與社運團體合作的呼聲。前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表示,民進黨回來與人民站在一起是唯一的路。(王遠茂攝)

除了「世代交替」,民進黨內部也喊出了重新尋求與社運團體合作的呼聲。資深工運領導人、前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表示,民進黨回來與人民站在一起是唯一的路。不過,他們必須交代,第一,選成這樣,你憑什麼回來?是把社運當垃圾筒,要用就用、要丟就丟?第二,社運團體過去從支持到相信、到被民進黨出賣,民進黨如何承諾不會犯同樣的錯?第三,民進黨為什麼要回來?是工具理性、還是有什麼根本價值?

鄭村棋說,民進黨得回答清楚這些問題,而不是「無路可去才要回來?」鄭村棋認為,當前雖然國民黨大勝,但該擔心的不是國民黨用美麗的辭彙來引誘社運團體,而是「民進黨又回來混淆社運。」

另一社運重量級領導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則認為,寄望社運救民進黨,社運團體「沒那麼偉大」,畢竟「他們不敢跟過去政治的朋友太過對立。」而且,簡錫堦說,「最重要的是民進黨根本就認為社運沒多大的影響力,且不敢背叛他們!」他並指,過去民進黨用資源收編社運團體,心態上甚至已是「瞧不起」,找社運回來,「搞不好還要想一想。」

簡錫堦表示,過去因為國民黨的保守、右派,社運界被民進黨以「反國民黨」的大旗吸納在一起,而且還為他們寫白皮書、拉票,但民進黨裡原被認為最同情社運的新潮流,「現在已經變成小政客了」、「尤其邱義仁(行政院副院長)變最多」。不過,簡錫堦也指,社運並未因此對國民黨撤去心防,因為國民黨大贏但仍是老面孔,這些人與社運始終不能對焦、爭取信任。

簡錫堦認為,民進黨要從挫敗中找到新路線,瑞典是一個好案例,他說:「他們不是走革命路線,而是走議會路線、合諧路線,且這條路線『未必需要幾十年的經營』。」簡錫堦表示,以基本盤對決,最後被證明是「便宜的手段」,兩大黨要獲得人民穩定的信任,其實是看誰「先站在把公民運動的價值放在政黨核心」的思考點上。而群眾的眼光,也比須理解,得以公民運動的方式,提升價值,政治才會改變,政黨也才會被拉著向前進步。

新聞分析

社運救民進黨? 鄭村棋:無路可去才回來

2008.04.01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除了「世代交替」,民進黨內部也喊出了重新尋求與社運團體合作的呼聲。資深工運領導人、前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表示,民進黨回來與人民站在一起是唯一的路。不過,他們必須交代,第一,選成這樣,你憑什麼回來?是把社運當垃圾筒,要用就用、要丟就丟?第二,社運團體過去從支持到相信、到被民進黨出賣,民進黨如何承諾不會犯同樣的錯?第三,民進黨為什麼要回來?是工具理性、還是有什麼根本價值?

鄭村棋說,民進黨得回答清楚這些問題,而不是「無路可去才要回來?」鄭村棋認為,當前雖然國民黨大勝,但該擔心的不是國民黨用美麗的辭彙來引誘社運團體,而是「民進黨又回來混淆社運。」

另一社運重量級領導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則認為,寄望社運救民進黨,社運團體「沒那麼偉大」,畢竟「他們不敢跟過去政治的朋友太過對立。」而且,簡錫堦說,「最重要的是民進黨根本就認為社運沒多大的影響力,且不敢背叛他們!」他並指,過去民進黨用資源收編社運團體,心態上甚至已是「瞧不起」,找社運回來,「搞不好還要想一想。」

簡錫堦表示,過去因為國民黨的保守、右派,社運界被民進黨以「反國民黨」的大旗吸納在一起,而且還為他們寫白皮書、拉票,但民進黨裡原被認為最同情社運的新潮流,「現在已經變成小政客了」、「尤其邱義仁(行政院副院長)變最多」。不過,簡錫堦也指,社運並未因此對國民黨撤去心防,因為國民黨大贏但仍是老面孔,這些人與社運始終不能對焦、爭取信任。

簡錫堦認為,民進黨要從挫敗中找到新路線,瑞典是一個好案例,他說:「他們不是走革命路線,而是走議會路線、合諧路線,且這條路線『未必需要幾十年的經營』。」簡錫堦表示,以基本盤對決,最後被證明是「便宜的手段」,兩大黨要獲得人民穩定的信任,其實是看誰「先站在把公民運動的價值放在政黨核心」的思考點上。而群眾的眼光,也比須理解,得以公民運動的方式,提升價值,政治才會改變,政黨也才會被拉著向前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