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主題:
李登輝預言:藍綠裂解 台灣滅國
2007.12.27【中時電子報/楊舒媚、黎珍珍/獨家專訪】

美中不使殺招台灣也受不了

李登輝認為,美國處理台灣的方法也粉多,不一定要「殺」你,但這樣下去,台灣也會受不了。(中時電子報林嘉三攝)

問:有個說法就是,因為美國要選舉、中國二○○八要辦奧運,所以陳水扁趁這個時候「為所欲為」?

答:美國與中國要處理台灣的事情不一定要「殺」你啊,很多方法啦!一旦這樣下去,台灣不得了啦!

問:你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就是二○○○年選前,曾提出「兩國論」,那時也引起美中台關係緊張,這跟當前陳水扁提「入聯公投」所引發的憂慮有何不同?

答:那時沒有緊張啊!(美方)確實很多人來台灣,但只是來瞭解我們為何那樣講(兩國論)。之前台海兩邊有溝通管道啊,辜振甫、汪道涵有互動,那時候美中台有平台可以講話的。

問:扁使盡一切,是不是可能只先想到把政權維持住,尤其之後還有(國務機要費)官司的問題?

答:很難講。我是堅持維持民主的人,台灣的民主,穩定地直直去最好,但是所有國家,有歷史以來能很順利安定發展的很少,變來變去、變來變去,不過不會離開基本的民主化道路,因為我們的法律是這樣。

問:不過拉丁美洲國家也曾經發生過民主倒退,從民主國家轉回威權的狀況啊?

答:你認為台灣與中南美洲一樣嗎?人的素質很重要。各種情況可能會發生,但是我們希望民主的精神要維持,老百姓的生活要好,不要再回到經濟不好的日子,不要變成菲律賓。

現在大的問題是,老百姓失去未來的目標,靠國會來控制可能是一個辦法。第三勢力來控制國會,若只靠兩個為了意識型態吵架的政黨不行的。到現在還在吵蔣介石、蔣經國,這樣修理人家,歷史是歷史,不要做這樣的事啦!你這樣製造冤仇有什麼目的,只是滿足台獨基本份子,不是兩千三百萬人得到很大的滿足啊!過去就過去了啊!

轉型正義不是修理蔣家

李登輝認為(轉型正義)沒處理也可以,為什麼要處理?要安定,一步一步來,「強落去(硬幹下去)」沒有好結果。(中時電子報攝)

問:但他們認為是在處理你過去未處理好的「轉型正義」?

答:(轉型正義)沒處理也可以啊,為什麼要處理?你每天去「相殺」就好喔?要安定,一步一步來,「強落去(硬幹下去)」你看有沒有好結果。

問:可是他們現在的處理方式就是硬幹。

答:硬幹就硬幹,看會有什麼結果嘛!整個台灣的identification、認同愈來愈壞,台灣這個國家,在拉丁文中有一個說法,用中文來說就是「全世界沒有判例的國家。」這種情形下,說起來,最重要的就是台灣認同,無論你是外省、台灣,所有的人都認同台灣是我的國土、我的國家。

問:你說到兩千三百萬人要加強國土和國家認同,但也有人認為,一九九九年你提「兩國論」,這給了陳水扁一個「底限」,無論搞什麼就說是「特殊國與國關係」?

答:那就有需要去修理蔣介石、蔣經國?(兩國論)那是歷史,何必要藉口?我也可以說,這些台灣獨立份子,三、四十年在國外為台灣拚,做來做去都沒成功,很辛苦、很可憐,講幾句安慰的話就好。

但不要每天都吵這些事,說穿了只為了少數人而已,不需要這樣做,最好的例子是就是桃園機場,沒有鬧很大,歷史就是自然,老百姓覺得自然就好,不需要在那邊喊、搞,很沒意思。

問:立委選舉後第七天,是中選會「公告」立委選舉結果的最後日子,在戰術上叫「不回頭日」,這一段時間會有什麼危險?

答:當選就當選了,還等七天?當選即刻就知道了,對不對!到時候從法律上來看,就知道這樣做有什麼瑕疵,用這種態度來看就對,若中間要搞鬼搞怪,就不好了。

12345678

台灣歐吉桑

側寫》忘了掩門的台灣歐吉桑

2007.12.27【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翠山莊外溪水照它自己的節奏流著,前總統李登輝樓上的客廳裡還有客人,為了招待先到的下一批賓客,那位曾把馬英九擋在門外的大管家李武男(二○○○年民進黨勝選當天,群眾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要求李登輝下台,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為此求見黨主席李登輝,但李登輝拒見),親自端來茶水,他說:「這是翠山莊特製的檸檬茶!」

李登輝沒閒著,為了台聯的選舉,他常在華泰飯店見他的老朋友,訴說他的想法;這會兒,台聯黨主席黃昆輝,帶著剛做好的政黨形象廣告,還特地抱來一個液晶螢幕,親自為李登輝做簡報;台聯政策暨文宣部執行長周美里講:「總統真的很拚命!」

「你們剛剛應該一起來看看,做得金好、金感人(很好、很感人)!」正對形象廣告滿意得不得了的李登輝,坐下來直問:「好,來,你們要問什麼?」開玩笑對他說:「要問很難的問題喔!」李登輝笑:「我最會解答困難的問題啦!」

從台聯、阿扁、謝長廷、馬英九;引經據典到聖經、杭廷頓、尼采、海格德、禪學大師鈴木大拙的開釋;由identification(認同)講到globalization(全球化);自台海、美國,分析局勢到日本、韓國、俄羅斯、亞洲,以及二○○九年以後的世界;運用的語言大部分是台語,其間交摻著國語、日語、英語,有時還以拉丁文解說。

李登輝說,這些都是年輕時看書學來的,「現在目睭(眼睛)不行啦!」可是,他身旁還放個布書包,這位台灣歐吉桑明年元月十五日就要滿八十五歲,仍常常到哪裡都帶著這個書包,裡面翻出來的,是他隨時要引用的、訴說台灣未來該如何的論點資料。

興致勃勃地迎接問答,兩個多鐘頭談話後,還不忘請吃陳皮梅、鳳梨酥,老先生始終保有那典型台灣歐吉桑的風采。不過,送客後,他回過頭,一手拎著他的布書包;另一邊,忘了關上的半邊白色大門背後,我們看到李登輝一手倚著門、一腳兀自脫下皮鞋換上脫鞋的疲憊。八十五歲的老先生,累了,對台灣前途卻依舊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