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主題▼:

蔡英文 也救不了民進黨的權鬥

2008.04.22【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前言:

敗選後,民進黨開啟一連串改造運動,包括請出「小龍女」蔡英文參選黨主席。然而,在改造其實是過去權鬥的延續下,民進黨真要起死回生,還得費很大的勁!

在眾人勸進聲中,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18日下午登記參選民進黨黨主席並繳交保證金,她避談參選的心路歷程,但期待民進黨能在下個階段蛻變成一個有執政經驗的在野黨、將理念轉化成可實踐的政策,並回歸質樸的本性。(黃國書攝)

多方勸進下,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出馬競選民進黨主席,但外界賦以美名的這位「小龍女」,真救得了民進黨?

敵人可能是最暸解自己的人吧!選舉期間,一位國民黨的核心操盤手如此觀察民進黨,「八年前,大家都是科長,你要調我去哪裡我就去哪裡;現在,大家都當過總經理,都是一方之霸,都變成既得利益者,已不容易擺平!」

長期與綠營交往深厚的前國安會副秘書長江春男也說:「民進黨裡每個人都只想做大官,市議員想選立委、立委想選縣市長,縣市長就等著要當部長、院長,所有人的腦子都是用政治權力在運作。」

幾個不曾曝光的故事,印證了民進黨權鬥的模樣。

逼宮外一章 突顯格鬥慘烈

總統大選結束後,施明德說出了民進黨選前「逼宮」的內幕。其中,還有施明德沒講出來的事。施明德指出,其實,謝長廷陣營要陳水扁下台的行動,從三月八日就開始,一直進行到三月二十一日投票前,總共醞釀了十幾天,並非只是三二一那天的「靈機一動」。

過程中,謝長廷為了讓施明德能夠出面,一度想要泡製與李登輝前總統在高鐵上「不期而遇」的戲碼,於是要幕僚賴坤成辦一場「再見曼德拉」的首映會(施明德有台灣曼德拉之稱),讓施明德和謝長廷能以「看電影」的理由「不期而遇」。加上其他來來回回的奔走,儘管謝長廷嚴詞否認「逼宮」,但施明德說:「謝長廷一定曾向扁提出下台的事啦!」

施明德又以另一個例子,說明當時扁謝的互動。他說,三月二十一日凌晨,謝長廷的執行總幹事李應元,就在施明德的辦公室裡接了通電話,講完電話後,李應元「非常高興」地宣佈:「吳淑珍明天不投票了!」此外,包括總統府秘書長葉菊蘭等人,都希望形象不好的陳水扁下午晚一點再投票。可是,隔天一早,總統陳水扁就帶著第一夫人吳淑珍去投票,施明德說,顯然兩邊該說的話都說了,但還是互相扯後腿。

施明德又指出,「你看看謝長廷,一選完就嚷嚷要重啟三一九調查。」他認為:「如果是國民黨提出的還能理解,但這話出自謝長廷的嘴,什麼意思?」他說:「很簡單嘛!你讓我死,我就要你亡!」

扁謝的較勁,從農曆年前後,扁「淡出」謝的選舉活動,謝有幾場造勢都沒邀扁時就開始。據瞭解,不只扁很少現身在謝長廷的場子,連原本派去總部幫謝長廷的扁系心腹馬永成、陳其邁、高志鵬等人,幾乎都很少插手競選總部的運作。後來,讓扁及其人馬更心驚的是,陳水扁原本派出自己的親信,包括總統府參議郭文彬等人參與「請出施明德」的行動,沒想到事後演變成「逼宮」,而且正因為有扁方人馬的身影,最後演變成「扁系人馬也為逼宮行動背書」。

123

組織表


新聞分析

民進黨卡在克勞塞維茲魔咒裡

2008.04.22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為什麼在戒嚴時,民進黨可以於風聲鶴唳中突破威權統治,一步一步獲取執政權,反而在拿下政權,並至少有四成鐵票的支持中,卻面臨崩解的困境。
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吳介民在對民進黨的研究中指出,這是一種「克勞塞維茲」邏輯的後遺症。

在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中提到,「政治是目標,戰爭只是該目標的手段,而且手段絕對不能孤立於目標的思考之外‧‧‧戰爭絕對不能視為具有自主性的事物,而應視為政策的工具,戰爭必須隨著政治動機‧‧‧的變動而變動。」

同樣的邏輯被運用在民進黨對待人民的心態上。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曾說:「群眾運動是一種手段,一個政治運動的路線或手段,它必須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的制約,包括社會、文化等條件的限制‧‧‧就像武器選擇的問題‧‧‧。」

把人民的力量當成「工具」、「手段」,因此,一九八八到二○○○年間,民進黨可以藉著農運、工運、學運、參選‧‧‧的民主力量,扳倒國民黨;但也因為只把人民的力量當「工具」。

於是,在吳介民的研究中指出,「社會性與階級性議題在民主化階段,尤其是政權轉移後被忽略,而排除於改革議程外。」且民進黨執政後,執政權力的鞏固其重要性高過社會議題」,因此也發生了「承諾的轉向。」陷入克勞塞維茲,只把人民力量當工具的邏輯,民進黨困住了自己,所以會看到他們的檢討仍在「廟堂中」、「派系裡」。

如果跳不出克勞塞維茲魔咒,民進黨根本就掙不出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