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_logo3s.gif

 

1998.12.23

鄭村棋希望落實改革理念

 【記者邱恬琳台北報導】自稱「工運流氓」、卻搖身一變成為「台北市勞工局長」,從「體制外」走入「體制內」,對於即將成為市府團隊的一員,工運健將鄭村棋說:「這是辯證觀點,從事運動不能僵化,我過去扮演的角色也從未僵化。」面對外界最直接的質疑,他做了這樣的詮釋。

 鄭村棋民國四十一年生,美國哈佛大學教育碩士,主攻企業組織發展。七十五年曾在台灣省總工會擔任組訓組組長,八十二年在台北縣長尤清執政期間,擔任勞工局專員兼勞教中心主任,同時組織體制外勞工團體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成為召集人。鄭村棋是台灣近十年來極為活躍的體制外工運份子,也是每年秋鬥遊行的總策畫者。

 十天前,馬英九陣營開始與鄭村棋接觸,他的第一個反應是:「馬英九有這樣的膽識嗎?」鄭村棋說,他始終主張勞工應與三黨保持等距,保持自主性,可以合作,但不可依靠。過去立法院審全民健保法時,他就批判三黨為「新國民黨」,連手出賣台灣人民的權益。現在,他也同樣要告訴勞工,不要因為他進入體制內工作,就期望以體制內改革解決所有問題。「弱勢者不要想依靠馬英九,也不要想靠我,一定要靠自己。」

 不過,進入體制內改革,鄭村棋仍有其落實勞工政策的積極想法。他說,「身為一名執法者,我必須要依法行政;但身為一名勞動者,我一定會在法律的最上限保護勞工。」因此,他承諾會落實馬英九提出的「勞工政策白皮書」,也會徵詢各工會及資方團體對於勞動政策的意見。他認為官方應成為勞資雙方良好的溝通橋樑,但要達到勞資雙贏,仍然不易做到。

 「勞動者應該有自己的歷史。」鄭村棋認為,過去台灣各社群開始提倡本土化的運動,但獨缺勞工的歷史,以致勞動者至今未建立應有的尊嚴與地位。他說:「如果連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面貌,還談什麼國際形象?」

 從一名在野者角色變成執政者,鄭村棋不認為自己會有矛盾衝突,但對於「掌握權勢」後如何堅持「改變」的路線,卻是一個難題。從協助公娼爭取兩年緩衝期的過程中,他體會到「改變」是促進社會進步不可或缺的動能;公娼運動最重要的意義即在衝擊社會對於勞動角色的認知,對於任何一名勞動者都能有最根本的尊重,因此,「改變」這個社會對於勞動者的觀念,成為日後勞教的重要課題。

 鄭村棋如往常般穿著寬鬆的衣著與一雙半舊的休閒鞋,展現他不受束縛、挑戰傳統的作風。「就任勞工局長後,你仍會維持這樣的穿著嗎?」「為什麼不?一個人的工作能力不會因為他的穿著而有所影響吧!」這似乎在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他不會因為職務的不同而放棄一名運動者應扮演的角色。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