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系列:台灣人在滿州國5

系列新聞

1937 戰爭與宣傳

  • 2013-02-08
  • 長天傳播

張冰玉22歲時的照片(張冰玉提供)

滿映拍片現場側拍

李香蘭,本名山口淑子,以流利的漢語、日語雙語能力,成了滿映當紅的明星。

張天賜在滿映的拍片現場。照片正中間手握劇本的正是台灣導演張天賜。

1937年7月7號,盧溝橋事件爆發,中日戰爭隨即展開,日本為了幫自己侵略中國一舉尋找有力藉口,1個月後成立「株式會社滿洲映畫協會」,外界簡稱為「滿映」。是「滿洲國」政府和「南滿鐵路株式會社」合資成立的電影公司,是當年亞洲最大的電影製片廠。此時住在天津的張冰玉跟著姊姊,來到東北應徵演員: 「我生長在天津,祖籍是南京,因為我姊姊很喜歡電影,她本來想一個人去,那時不過才18歲,她就帶著13歲的我到了滿映」

張冰玉是60年代台灣知名的女演員,拍過多部戲劇和電影,在「滿映」時期多以群眾演員的身份出演: 「那公司好大好大,有溜冰池,游泳池,籃球場,排球場,日本明星都是一流的,常到滿映來訪問,我們中國演員住男宿舍女宿舍,上班雖然在公司裡邊,但是也有一段路,因為公司太大了。」

戰爭開打不久,大陸沿海城市很快被日軍占領,滿映製作的電影,有一個特色,就是清一色用中國演員,去演對日本效忠的故事。唯一的例外,就是李香蘭。

張冰玉: 「導演、課長、處長、職員、演員都是日本人,只有演員是中國人,但演員李香蘭是日本人。」

李香蘭是從歌手出道,繼而被挖掘成為演員的,李香蘭其實是出生東北旅順的日本人,日本名字叫做山口淑子,她的父親山口文雄是個熱愛漢學的日本人,因此認了中國人李際春做義父,才有了李香蘭這個中文名字,出道不久,李香蘭就風靡整個「滿洲國」。

30年代的東北老百姓劉好山,說到李香蘭,還是難掩興奮之情:「就唱《蘇州夜曲》這些歌。大家都捧場!那天李香蘭穿著一個銀色的旗袍,腳上踩著銀的高跟鞋,還用日本話、中國話介紹,說我是李香蘭,大家鼓掌! 」

40年代《蘇州之夜》和《支那之夜》,都是李香蘭的代表作之一,故事內容主要宣揚日華親善,描述在中日戰爭失去雙親的中國女孩,後來被日本軍人收養,並且愛上日本人的故事。這是當年滿映宣傳大東亞戰爭的主要手法,

李香蘭在現實人生中是不折不扣的日本女孩,可是在電影裡頭,卻扮演中國女孩。刻意隱瞞的日本身份,加上流利的中文,反而讓李香蘭成了日本戰爭宣傳中最知名的「中國演員」。李香蘭的200元月薪,更是中國臨時演員的12.5倍。

當年僅是群眾演員的張冰玉說: 「我們也以為她是中國人,李香蘭上班,永遠穿著旗袍。我的薪水是很低,只有18塊,據我知道李香蘭薪水是最高的。」
其實在「滿洲國」各行各業裡,都有台灣人的身影。滿映片廠也不例外。

像是台北大稻埕人張天賜,在擔任滿映導演之前,只是一名排片員。

我們找到張天賜的媳婦李凌波,來為我們口述這為台灣導演在滿洲國發跡的過程: 「這麼聰明伶俐一個青年人,雖然一開始是做排片,但滿映看見了他的才華,就推薦他到京都的電影研究院去學習,在這一段時間他跟隨著一些當時日本著名的導演工作學習,打下了這方面的專業基礎。」

不只是張天賜,來自台中大甲的柯鴻礎,台中一中畢業後,同樣來到東北學電影。但台灣導演再怎麼優秀,也不能涉獵敏感的大東亞戰爭宣傳題材,尤其1940年代戰爭吃緊後,被日本長期殖民的台灣人,也只能拍娛樂片。

李凌波: 「張天賜主要是以中國歷史上這些非常優秀的民間傳說,或者是古典名著當中的故事提煉出來做成了電影,一方面受有很大的這個受眾,拍出來故事呢也比較精采,日本人的這個審查制度呢也不會干涉,這樣一來呢就是他是有意識的就是不會去做一些宣傳日本或者是皇軍的東西。」

張天賜之所以到東北發展,主要是受到台灣雕塑大師楊英風的父親,楊朝華的邀請。當年楊朝華在東北成立專門進口洋片的電影公司「三興社」,張天賜被請去擔任英翻日的工作。後來楊家還在東北和中國開了4家戲院。

楊朝華的孫子楊奉琛,現在也投身藝術行列,憶起在東北發展娛樂事業的祖父時道: 「在「滿洲國」那個時代,他當然想要拚一番事業,他們需要電影廠,就相中我的祖父,由他來做執行者,所以我的祖父和祖母很快就投入了這個電影工作」

像楊家這樣的戲院,在東北有上百家。除了播放電影,戲院還提供歌唱表演和勞軍服務。慰勞關東軍和滿洲軍,是當年滿映演員張冰玉的工作項目之一:「東三省很大啊,大城小巷的電影院,都被「滿洲國」滿映接收了,要慰勞觀眾,就要每年巡迴公演,滿映沒派出的人沒那麼多,就派我一個代表滿映,其他就派一個劇團,我想那個劇團也是國營的。」

在「滿映」開始對大東亞地區進行宣傳的同時,日本向世界擴張的野心也愈來愈大,隨著戰火延燒,「滿洲國」被視為遠離戰爭的安全地。台灣人有的為了尋夢有的為了愛情,紛紛來到「滿洲國」這個新天地,期待闖出自己不一樣的人生。

更多消息請上《台灣人在滿洲國》Facebook粉絲專頁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