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0.06.12

峰會移轉國際注意力 掩飾黃海戰敗之恥

 本報綜合報導 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同意和南韓總統金大中舉行高峰會,各界揣測原因皆不出延續北韓今年以來的外交出擊攻勢、謀求南援以解決國內經濟困境等。不過,日本的北韓問題專家惠谷治另有觀點,認為金正日是因國內治安機關和軍方頻頻謀反,亟需外援以鞏固他在國內的獨裁體制,更因為去年的兩韓黃海海戰週年紀念在即,希望國際間在注目高峰會下而忘記他指揮海戰慘敗的恥辱。

 去年六月十五日,南北韓在黃海上爆發韓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海戰。從來沒有指揮戰鬥經驗卻被形容為「百戰百勝的鋼鐵靈將」的朝鮮人民軍最高統帥金正日,首度擔綱實戰指揮。結果號稱不敗的人民軍海軍艦艇輕易就被南韓海軍的高科技軍艦擊沈。人民軍雖然敗北,但海軍司令金允心上將並未遭到解職,是因為海戰時北韓軍的先制攻擊係由金正日親自下令。

 當時,金正日下令要對南韓軍展開「數千倍的報復攻擊」,但是快要一年了,北韓軍不但未再反擊,也未在南韓策動任何恐怖事件,更沒有再為黃海上的「北方限界線(海上停戰線)」發生武力衝突。

 只是在去年九月,北韓人民軍總參謀部逕自宣佈新設「海上軍事管制區」以取代聯合國部隊設定的「北方限界線」(NLL);今年三月,又宣佈通往「西海五島」(南韓)的航路設定。緊接著在四月,金正日爽快地接受金大中提議的高峰會。

 向來極端討厭會見外賓的金正日,在還沒有從敗戰衝擊中恢復過來的情形下,願意和金大中舉行會談,也是國內情勢不安使然。九四年七月金日成過世後,北韓幾乎每年都發生軍事政變未遂事件。

 九六年駐屯咸鏡北道清津的第六軍團政變未遂事件,已為後來投奔南韓的前勞動黨書記黃長燁所證實。當時第六軍團的政治委員、參謀長、師團長和咸鏡北道社會安全局長、道黨委會幹部都參與其事,據說南韓的金泳三總統還承諾支援。

 政變計畫敗露是因為新上任的軍團長金明國大將警覺軍團內氣氛異常,立刻報請中央黨部查察。金正日轄下的護衛司令部派出精銳特別部隊,在凌晨四時突然包圍第六軍團指揮部和高級幹部住家,軍團政治委員以下所有幹部和家族全遭逮捕,送入政治犯收容所。事後,第六軍團和咸鏡南道咸興的第七軍團防務互調。

 九七年九月,北韓再度爆發「青年同盟幹部間諜事件」。北韓為獲得外匯,由「金日成社會主義青年同盟」經營貿易公司。當時青年同盟副委員長崔賢德擔任設在北京的貿易公司代表,間接接觸到南韓企業。崔賢德和五名青年同盟幹部在南韓企業安排下,以中國朝鮮自治區人的假護照密訪南韓,在濟州島豪賭嫖妓。結果全程遭南韓安企部攝影存證,不得不與安企部合作。

 事件爆發後,崔賢德以叛國罪和不當蓄財罪與其他三名青年同盟幹部,於九七年九月中旬,在平壤北部的平城市數千民眾的面前被公開槍斃。

 九八年三月十二日,北韓當局突然發佈戒嚴令,聲稱是要舉行軍事演習。但北京方面的情報顯示,是平壤發生槍戰。事後查知,社會安全部次長李宏泰大將策劃軍事政變,事蹟敗露,與鎮壓部隊交火,但很快遭到敉平。

 北韓當局雖在三月底解除戒嚴令,但又有消息指出,策劃三月政變的不只是社會安全部,國家安全保衛部也有參與,於是又對國家安全保衛部展開大整肅,結果第一次長金令正(譯音)服毒自殺,次長、局長、部長等數十名幹部遭公開處決。

 九九年十月中旬,第三軍團駐屯南浦市江西區的步兵連,因不滿糧食分配而發生暴動,竟遭鎮壓部隊全數槍殺。

 為了防範這一連串軍隊的叛亂政變,現在金正日的心腹、元應熙大將領導的「人民軍保衛司令部」權限已大幅加強。本來,人民軍保衛司令部隸屬國家安全保衛部,主要任務為監視軍中。但是九八年國家安全保衛部大整肅結束後,人民軍保衛司令部反而變成監控國家安全保衛部和社會安全部等公安機關的最高單位。

 在這公安機關職權逆轉的混亂中,治安最高負責人黨政治局員桂應泰接受半年的思想再教育,到去年十二月廿四日才再度復出。社會安全部也於去年四月改為人民保衛部,負責思想工作的政治局長蔡文德也由沈元一取代。

 支撐獨裁政權的公安、諜報機關陷於混亂,權力中樞自然也陷入非常事態。為此狀況苦思焦慮的金正日難免想要藉高峰會的國際舞台發揮其交涉力,利用南韓的經濟力恢復其獨裁體制的安定。並且選在接近黃海海戰一週年的時刻舉行會談,也不排除有防止國際媒體熱炒他指揮海戰慘敗記錄的企圖。

(陳寶蓮譯自日本「SAPIO」雙周刊)

 
回中時電子報首頁回新聞專輯首頁回本專輯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