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940731

《校園奇才》書寫記錄青春心事 羅毓嘉 至情至性學生詩人

 宋小海/政大報導

 詩人,這個頭銜在這個年代似乎顯得越來越少被人使用,然而政大新聞系的學生羅毓嘉,卻勇敢自費印製五百本詩集《青春期》,做為獻給自己二十歲的禮物。

 不見於大眾市場的《青春期》出現在台北各咖啡館、獨立書店,宛如在城市裡進行一場浪漫游擊,一年多下來已賣出四百本,羅毓嘉謙虛地笑說:「差不多回本了。」

 除了自費出版詩集,羅毓嘉也是政大道南文學獎的常客,而他的詩作功力奠基於建國中學紅樓詩社的大量寫作。紅樓詩社的指導老師呂榮華,一語道出他強烈的創作慾:「毓嘉的教室離我的辦公室很遠,但他常常就丟作品在我桌上,沒有看過他因為考試而暫停寫詩。」

 ★探索青春 肉體與精神的關係

 呂榮華說,羅裕嘉從高二開始,逐漸關注在年輕人個人私密空間的探討,從一些生活浮面的現象,探尋性傾向、生命為何等議題。羅毓嘉也說,由於自己從小在高雄、台北大都市成長,因此所關心的大多是「在都市中的感受,以及都市中的他人與風景」。在《青春期》這本詩集中,經過編選出的63首詩,是羅毓嘉從高中到大二這段期間的心路歷程,而這本書也象徵他正式告別了青春期。

 羅毓嘉說,詩社的指導老師呂榮華經常帶學生參觀表演藝術等活動,不特別注重文字技巧,而強調用心去感覺。現在他關心的議題不再是少年布爾喬亞的心情,而轉向探討肉體與精神的關係。

 詩社的訓練不僅給予羅毓嘉創作,也促使他在高中時就在現代舞團擔任見習生,上大學後在校內合唱團比賽中,擔任新聞系指揮。雖然曾有學生在閱讀他的《青春期》後,想邀請他在政大長廊詩社講課交流,不過他覺得自己對於紅樓詩社比較有感情,至今仍不時回去指導學弟創作。

 ★做詩 跳舞 一度還想寫劇本

 在同學眼中,羅毓嘉是一個不太掩飾自己的人,總是很鮮明地表現自己的情感,也從來不向人掩飾自己身為同志的身分,至今已三度參加同志大遊行。羅毓嘉說,他覺得自己很幸運,週遭的人對同志都很友善。

 由於家住台北公館一帶,因此時常流連於台大、師大一帶咖啡館的羅毓嘉,一坐下來寫作就是好幾小時。除了當顧客之外,羅毓嘉也在咖啡館打工。雖然他創作態度嚴肅,但平時的言行卻是相當放得開,老闆更笑說,要不時禁止他在櫃台裡跳起舞來。也就是因為羅毓嘉如此外顯的個性,讓《藍色大門》、《危險心靈》的導演易智言,在咖啡館認識他。

 易智言兩年前在師大附近的咖啡館,與幾位學生討論將小說《危險心靈》改編成為劇本,因此認識正在打工的羅毓嘉。易智言對於羅毓嘉的印象是,好奇、愛玩,但卻又是極度內省的人,形容他是有些「少年維特」的感覺。因為結識易智言,羅毓嘉也曾想嘗試改寫劇本,但後來因為準備研究所考試,無法參與漫長的討論過程,因而最後並沒有加入編劇團隊。

 羅毓嘉現在延畢一年,準備考廣告所。不過儘管念書重要,他仍維持記錄對於生活的感受,保持基本的創作習慣。雖然他說自己未來並無立志要成為詩人、作家,但始終無法忘情於寫作:「最大的焦慮就是怕生活壓迫到寫作的時間,希望能一直寫下去。」

 

回政大首頁

馮建三 3分摩登7分原始

愛穿T恤、短褲、愛騎腳踏車,時常在政大校園出現的這名的中年男子,讓許多大一新鮮人花了許久時間才知道:原來他不是工友,而是生活方式獨特的新聞系主任馮建三...

法學院、傳播學院 超級比一比

學生都是一個樣?那可不一定!向來以人文學風見長的政治大學,各系學生因為科系的差異而顯現出不同的特色,一個校園、多種世界,本專題以法學院及傳播學院為對照,帶您了解政大學生的生活...

《校園廣播站》
給政大新生的話

《校園風情畫》
行健道上 汗水涔涔

《校園奇才》
羅毓嘉 至情至性學生詩人

《校園奇人》
經濟系有個魔術師 陳日昇

《校園新鮮事》
政大校長 長命百歲

政大人的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