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_logo3s.gif (2094 bytes)
總統、行政、立法新關係
憲法增修條文
最新動態
釋憲無效,朝野攻防
大法官 v.s. 國大
總統大選誰利多?
大選後,延任案再成焦點
蘇南成的主張?
  李登輝的默許?
國大延任案始末
按日期查詢
2000/4月
2000/3月
1999/11月
1999/10月
1999/9月
1999/8月


中國時報   1999.08.27

國代逐利 無視民意

劉添財 國代推動延任案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各種所謂的配套方案紛紛 出爐,也不管是否有正當性或合理性,反正只要延任,一切都好談,社會反應 可以擺一邊,國代個人利益先擺中間。

 總統大選熱潮逐漸沖淡社會大眾對國代延任 的反彈,朝野國代故態復萌,趁 著外界不注意時,持續推動延任案闖關通過修憲交二、三讀會。

 相較於國大審查會通過國代延任至九十二年六月卅日修憲案時,國、民兩黨 中央信誓旦旦反對延任的立場,目前兩黨國代的行徑簡直就是造反,視黨紀為 無物,卻不見兩黨中央說話;不然就是兩黨中央表裡不一,說的是一套、做的 是一套,放任國代搞延任案,否則國代行徑不會如此囂張。

 事實上,兩黨均有為數不少的國代強調,黨中央並非真正反對延任,只是基 於政黨立場,不得不說一些場面話。國代還以國大議長蘇南成違反黨的政策支 持延任案,但並未受到黨紀處分;民進黨團大黨鞭陳金德送中評會議處,卻又 採拖字訣,視為黨中央並不反對延任案的指標。

 站在國代的立場,能夠不接受最新民意考驗,即能平白再擔任二至三年的國 代,當然是多多益善。但目前延任的理由卻都不充分,以兩黨有高度興趣的劉 一德案為例,主張國代延至九十二年一月卅日與立委同時改選,是為了要簡化 選舉次數,但在立院隨時有被總統解散的設計下,延任理由變得很牽強,況且 延任也應從下屆開始,豈有自肥從本屆起呢?

 對於主張廢國代的民進黨團,以國代採全額政黨比例做為延任的另一理由, 已經不再提廢國代這件事,甚至還透過關係向李登輝推銷,不知道是民進黨是 忘了,還是為了延任已經沖昏了頭,才使得當初的堅持不在了。

 朝野國代為了延任,已經逐漸失去理性,甚至還有點瘋狂。如此一相情願地 搞延任,社會反應普遍不佳,國代們卻以為蒙上眼睛就看不見,此刻兩黨中央 應該拿出黨紀約束黨籍國代,以免國代如脫韁之馬,胡做非為。


回中時電子報首頁回本專輯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