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伊始照片集錦
依日期查相關新聞
4月份新聞
3月份新聞

2000.05.22

風雲際會 見證中美關係滄桑一頁

 傅建中/特稿

 一九七九年美國承認中共和台北斷交後,前 美國駐新加坡大使和香港總領事葛樂士(Char led T. Cross)被任命為首任美國在台協會( AIT)台北辦事處長,那是中美關係極為悲觀而 又黯淡的日子。那時葛樂士不過五十七歲,可 是為了符合國務院的規定,赴任之前,不得不 自三十二年的外交生涯上退休,但他在台北兩 年多的任期中,以一完全沒有官方身份的人, 辦的卻是「真正」的外交,處理的都是棘手的 問題-美國對台軍售、台灣的人權等,所以他 用了個自相矛盾的字眼-「官方的非官方」( officially unofficial)-形容他的使命。

售台FX戰機案任內最大挫折

 這本書名「生為外國人」( Born A Foreig ner)的280頁的回憶錄,從作者一九二二年, 出生於北京開始,到一九八一年從AIT台北處長 卸任為止,可說是葛樂士一生的自述,而他這 一生經歷了中日戰爭,美軍在太平洋與日軍的 逐島戰爭,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的陷落,六十 年代的越戰和七十年代的「美中關係正常化」 。

 葛樂士對擔任AIT首任駐台代表的經歷著墨不 多,只用了一章21頁的篇幅回顧,也沒有特殊 的驚人透露。不過台灣是他外交生涯的起點, 也是終點。葛樂士是一九四九年加入美國新聞 總署(USIS)的,同年外放即被派到美駐台北 總領事館,二十年後重返台北,出任AIT台北 辦事處長,成為他畢生外交官事業的顛峰,照 他自己的說法,這是他外交生涯圓滿(full c ircle)的結束。

 事隔二十年後(葛的回憶錄於一九九九年底 出版),葛氏認為他在AIT處長任內最大的挫折 是沒能說服雷根政府同意出售FX高性能戰機給 台灣。雷根上台不久,葛樂士即建議美國應迅 即批准出售FX給台灣,更新漸漸老舊的台灣空 軍主力F-5E,因葛已看出FX遲早會成為美對台 軍售的問題,與其遲不如早日趁其尚未成為問 題時,先同意賣給台灣。不幸的是,國務院對 他的建議不感興趣,還命令他「閉嘴」(des ist)。

 葛樂士並未因此而放棄努力,一九八一年五 月他自動要求返回華府述職,想當面向海格國 務卿兜售他的建議,並擬說服海格不要把出售 FX給台灣的事與對中共售武的姿態扯在一起, 可是葛沒能見到海格,也沒聽說海格六月訪問 北京時,在賣武器給中共一事上究竟持何立場 ,葛只見到他的老同事亞太事務助卿何志立。 何告訴葛,蘇聯仍是國務院關心的第一要務, 因此任何事都不應影響美國和中共建立更為強 大的關係,賣FX戰機給台灣則期期不可。據葛 說,連當時在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任政治組長的 李潔明,亦持此一否定看法。何志立給葛的訓 令是:繼續美國一直的作法敦勸台灣要有耐心 ,稍安毋躁。

處理蔣彥士訪美差點引發風暴

 葛樂士說,這趟華府述職行,讓他回台北任 所後更加憂心,越發顯得缺少智慧。

 葛任內處理的另一頭痛之事是雷根就職典禮 時,台灣觀禮代表團所引起的政治風暴。距離 雷根就職前四天(一九八一年一月十六日), AIT給華府上了一份報告說,一共有五十三位台 灣的知名人士接受了共和黨的邀請,前往美國 參加典禮,受邀的人包括前中華民國駐美大使 沈劍虹、蔣經國總統的兒子等,最引起爭議的 代表人物是國民黨秘書長蔣彥士和台灣省主席 林洋港,蔣、林二人是著名的華裔共和黨領袖 陳香梅和另一位共和黨名人聯合邀請的貴賓。 中共駐美大使柴澤民已揚言,如蔣彥士出席雷 根的就職典禮,他將杯葛此一大典拒不參加。 在柴澤民的抗議下,國務院命令AIT台北辦 事處撤回對蔣彥士及林洋港的邀請。華府十萬 火急的電報要葛樂士面見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 ,尋求保證蔣彥士不會參加就職典禮。葛兩次 親訪台北政府當局。傳達美方的訊息,但均不 得要領,辱命而返。華府則堅持葛必須達成任 務,命令他再往,而且囑他要使用「極不禮貌 的言詞表達美國的抗議」(exceedingly rud e demarche),幸好在這個關頭台北的新聞報 導說,蔣彥士得了「感冒」,無法出席雷根的 就職典禮。這樣葛才躲過一場嚴重的外交交涉 ,不必奉國務院之命去宣讀一份措詞嚴厲的抗 議照會。當時他只知道美方主導此事的是雷根 新政府「一位層級很高的官員」,後來看了何 志立的回憶錄後,才知道這位高級官員就是他 的老友何志立。(編註:何的回憶錄說,他為 此事曾故意使用沒有保密設備的電話,向在台 北的葛樂士有所指示。何的目的在讓台北監聽 單位錄音,以便把消息報告給政府當局)。何 在其回憶錄中說,已到了華府的蔣彥士,突然 感染「外交感冒」,住進了近郊亞歷山大的一 家醫院,沒有參加雷根的就職典禮,避過了一 場美中台的外交災難,何志立為表感謝,特偕 李潔明前往醫院探親並慰問蔣。

與錢復交手經過曾有嚴重爭辯

 葛樂士任駐台代表期間,最重要的交涉對象 是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和外交部政務次長錢復 ,馬紀壯的女婿左紀國那時是「北美事務協調 會」副秘書長,葛經由左的介紹而結識馬。擁 有耶魯大學博士的錢復告訴葛,他在耶魯求學 期間,從未被邀到美國人的家裡作客,葛認為 這是有些美國人覺得錢「個性帶刺,易於發怒 」的原因。有一天晚上葛在錢的官舍中和錢為 了西北航空公司把在台營利結匯往國外的事, 發生嚴重的爭辯,錢復大怒,破口大罵美國人 不守信義,出賣朋友。葛對錢說:「還好我不 是大使,沒有一位真正的美國大使能坐在這裡 聽你這樣肆意謾罵的。」葛說他高爾夫球技頗 不高明,反倒成了他在台北辦外交的利器,因 為台灣的上層人物打高爾夫的風氣很盛,可以 說,高球取代了台灣的反共,葛藉著輸球給台 灣的政要,他的外交難題也在揮桿聲中破解了 。

廚子遭中共槍斃最悲哀的回憶

 葛樂士的中國經驗中最悲哀的回憶是追隨他 父母二十多年的一位大師傅(廚子),竟在中 共「解放」大陸後,在山東老家被劃為地主槍 斃了。這位大師傅心地善良,工作勤奮,辛辛 苦苦積了點錢在老家買了塊地種,自食其力, 想不到中共的血腥統治連這樣純樸老實的農夫 都不放過,讓葛樂士對廣大中國人民的悲慘命 運不勝唏噓。

 一九八一年自AIT台北處長卸任後,一直定居 在西雅圖的葛樂士說,一九四九年他首次外放 派到台灣時,這個美麗之島風雨飄搖,若非金 門大捷,鼓舞了軍心士氣,恐怕台灣也將棄守 ,正因為局勢如此動盪不定,他在台灣僅服務 了六個月,就在美國準備撤僑聲中,調到印尼 雅加達工作。半世紀後,台灣擺脫了窮困,高 壓統治,已步上民主的康莊大道,可是台灣仍 無法掙脫眾所接受的一個中國的「迷思」(m yth),因為公然宣佈台灣獨立,仍會危及台灣 的安全。至於葛樂士自己,仍是中國「熱情洋 溢的同夥」(passinoate partisan),但還 是無法參與,因為他是生於中國的外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