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教育大搞戒嚴? (2007/07/24)
中國統一聯盟、勞動人權協會等團體二○○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前往教育部陳情,抗議教育部將教科書去中國化的作為是大開民主倒車、大搞教育戒嚴,更將世界地圖中的中國地圖挖去,諷刺教育部對中國視而不見。(陳信翰攝)

 

當草鞋踏進廟堂 「執政」民進黨最艱難的課題

2007/09/27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黎珍珍/專題報導】
二○○○年三月十八日,民進黨的陳水扁和呂秀蓮以四百九十七萬多票,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副總統,結束了國民黨半世紀的執政;二○○四年三月二十日,在「兩顆子彈」的爭議聲中,「陳呂配」再度擊敗國民黨,保住衛冕者寶座。今年才要過二十一歲生日的民進黨,已經有了將近八年的執政經驗。

草莽慣了的豪傑之士,有朝一日進入廟堂,一切都得從頭來過。然而,快八年下來,民進黨的適應問題卻從未間斷。過去馳聘街頭、笑傲國會的民進黨人士,面對龐大的文官體制、國家機器,以及「中華民國」這件他們內心一直抗拒的外衣,民進黨困惑了、迷惘了、遲疑了;學會執政,成為他們最艱難的課題。

草鞋VS皮鞋 急驚風遇上慢郎中

在二○○四年擔任研考會副主委之前,陳俊麟一直在民進黨中央任職,歷任五位黨主席,當過青年部和民調中心主任,還曾是陳水扁當黨主席時的特別助理。在民進黨執政四年之後才進入政府體系,面對的問題和初執政時已不盡相同,但文官系統迥異於黨部的文化,一開始還是讓他很不習慣。

「在黨部時,大部分人都講台語,說話直來直往,有點像穿草鞋的『八路軍』,不罵三字經就不錯了」,陳俊麟笑著說,文官則有一套特有的「官式語言」,有規則、有秩序。在黨部處理問題,時間單位是以「小時」計算,但文官的時間單位是「天」、甚至「星期」;時間感不同,節奏也不同。他學著去理解文官系統多如牛毛的遊戲規則,但也鼓勵屬下搞創意,「不要只是聽長官的!」

剛接掌中央這個龐大的權力機器時,民進黨經歷了很長一段與文官體制之間的衝突、磨合期。在當時「新政府」的眼中,國民黨留下來的「舊官僚」是改革進步最大的阻力,而所謂「舊官僚」眼中的「新政府」,則有如玩大車的小孩,不懂規則又不肯煞車。如今,當新政府也快變成舊官僚時,政治與政策之間的矛盾與扞格消弭了嗎?

第三社會黨發起人周奕成指出,新的執政者對政務不熟悉,很容易先用政治立場看事情,對於文官不同的意見,往往採取防禦的守勢,一旦措施未獲得配合,就說是舊官僚抵制,結果只是愈來愈強化黨派之見,愈來愈政治化,彼此之間的鴻溝也就愈來愈深。加上民進黨的政務官壽命都不長,政策穩定性不夠,文官自然無所適從。

何必把文官都視為敵營的人? 

陳俊麟說,民進黨的人是不熟悉文官那一套,但既然做了就要學,自己要把基本規則搞清楚,才不會遇到障礙就怪底下人擋你。而且,「我從來不用藍綠來看文官,也不認為文官都是支持藍的」,他表示,雖然公務系統投票給藍營的人還是比較多,中級文官的人脈傳統上也比較接近藍,但只要守住行政中立這個原則,很多事是可以溝通解決的,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公務員,是會願意嘗試一些不同的思考、做事方式。

他舉日前研考會辦的「不當黨產」巡迴展為例,籌備之初,曾有同仁緊張地對他說,「我是國民黨的,叫我做這個…」,他因此辦了一次內部簡報,讓同仁了解這個展覽「不是替民進黨辦的」。而他也經常安排一些民進黨人士來演講,例如蕭美琴、陳郁秀、蘇嘉全,談他們的經驗,談他們的想法,透過實際的接觸,公務員對民進黨的刻板印象的確有所改變。

民進黨與傳統文官之間的衝突漸漸磨合,民進黨的政策思維與處理問題的手法,卻似乎出現「國民黨化」的傾向。

近八年來,民進黨的治國成績始終受到質疑,包括民進黨自己人在內,經常將這個結果歸咎於「經驗不足」,但當過民進黨立委,也當過文建會副主委、客委會主委的羅文嘉並不這麼認為。他指出,民進黨過去是個草莽、開創、積極的政黨,陳水扁當年入主台北市,就是用這一套精神去改革台北,當時用的人大多也是新人,也都沒有經驗,但那四年間,台北的確產生了一些正向的改變。

下一頁:忙著學朝儀 卻忘了批判朝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