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教育大搞戒嚴? (2007/07/24)
中國統一聯盟、勞動人權協會等團體二○○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前往教育部陳情,抗議教育部將教科書去中國化的作為是大開民主倒車、大搞教育戒嚴,更將世界地圖中的中國地圖挖去,諷刺教育部對中國視而不見。(陳信翰攝)

 

民進黨學運世代轉化為「師徒制」、「家臣化」

2007/09/27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專題報導】
在一九八○年到一九九○年之間,台灣優秀的年輕人,可以說無條件支持民進黨,因為在這裡,看到社會改革的希望,但到了二○○○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尤其是陳水扁總統涉及國務機要費案,過去年輕人無條件支持民進黨的情形,幾乎不復存在。「雖然對民進黨失望,但是對國民黨仍未建立信心,導致現在的年輕人很苦悶,對政治很冷感,這點兩黨都要負責。」清華大學社會人文研究所教授李丁讚說。他的語氣,就像在訴說一個遙遠而浪漫的年輕情懷,卻又無奈的政治現實。

回顧民進黨在政黨輪替前後,黨內年輕世代,對於執政後的績效不彰,登上權力之後的貪腐,乃至黨的核心價值淪喪,或多或少會有不同的聲音與看法出來。難道當權者裝嚨作啞,不思改革?

兩年前,民進黨學運世代要角羅文嘉提出「新民進黨運動」,希望找回民進黨過去主張的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透過反省,重塑民進黨的形象,結果遭到黨內大力圍剿。

去年紅衫軍要求陳水扁總統下台,在民進黨二十週年黨慶前夕,曾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青年部主任及總統府咨議的周奕成等一批學運世代成員,跳出來嗆扁,表明不接受陳水扁總統的政治領導,進而舉辦「世代論壇」,並規劃未來十年的政治綱領,企圖為黨找尋出路和轉變的契機。

但這兩波黨內揭竿起義的改革聲浪,很快在民進黨內被強壓下來,最後鎩羽而歸收場。結果周奕成等人,轉進自行籌組第三社會黨,果然不再接受陳水扁的政治領導。

當初民進黨吸納很多學運世代年輕人,投入民主運動行列,在民進黨執政後,他們很快就躍上權力舞台,但執政過程中,有人選擇繼續發聲,有人選擇共享權力,共同分擔責任與負債。

民進黨年輕人庸俗化 難承擔國家大任

周奕成說,民進黨已經庸俗化,所需要的人才、所培養的人才也趨向庸俗。未來新的人力資源並非沒有,只是這些人雖然能夠在選舉中獲勝,卻難以承擔領導國家的大任。

他自己身為當年新世代的一份子,從十多年前就為民進黨做青年工作,對各世代從政者相當熟悉,他很清楚地看到民進黨所招收的青年人,十幾年來性質有很大的轉變。

民進黨在野時代,特別是解嚴前後所吸引到的人,很多是當時優秀的知識青年,也有浪漫的理想。

到了執政前後,有許多青年加入民進黨,後來成為幕僚,還有幾位當選公職,這一批人有的還有理想性,有的就比較現實。

但在民進黨執政以後,加入民進黨的年輕人,有一些是看在從政的機會而來,也有一些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沾染了不少政治圈的習氣。

這種變遷的軌跡,持續接觸青年工作周奕成看在眼裡,感受非常明顯。看到這樣的現象,他說,不能責怪年輕人,只能說,早期民進黨領導者們有理想,所以吸引了有理想的年輕人,也教育了年輕人有理想。

後來民進黨庸俗化,也就必然吸引了庸俗的年輕人,甚至使得本來有理想的年輕人也變質了。他認為現在的五、六十歲這一代人,要負很大的責任。

同樣出身自學運世代,曾任民進黨政策中心首席副執行長、現任漢翔公司總經理羅正方表示,二○○六年是民進黨內學運世代,重創最嚴重的一年,其中內政部次長顏萬進因涉及弊案遭到收押,蕭美琴、沈發惠、段宜康、蔡其昌、鄭運鵬、羅文嘉等十一寇,更紛紛在立委初選中箭落馬。

民進黨執政後,這批學運世代的年輕人,很快擠進權力核心,有的被稱之謂「童子軍」、有的擔任部會次長,有的選上立委,可以說是一群幸運的年輕人。

下一頁:學運世代重創 新血輪能能否接上受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