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與交 從頭聊
援交女 蔓延早
援交男 湊熱鬧
第三性 插一腳
怪叔叔 來援交
見光死 去坐牢
談援交 大家譙
回首頁 再瞧瞧
中時晚報   890704
暑假到 援助交際來嘍

【張亦良/台北報導】

 曾幾何時,援助交際也像百貨特賣一般,區分出淡旺季的時令市場;暑假,正是援交的年中旺季。精品業者說:援交為精品消費市場帶來旺盛商機;名牌服飾、高單價精品的消費客層也愈來愈年輕。日本泡沫經濟下變調的情色交易,如今也在台灣搬演,尤其是透過網站的媒介,喧囂出春色無邊、慾海無垠的境界,也把入夜的街景暈染成「愈墮落愈快樂」的色色模樣。

 黃春明在「看海的日子」裡寫道:魚群來了,蒼蠅來了,妓女也來了。2000年台灣的情慾市場則是:暑假來了,援助交際來了,變身妓女也來了。

 一位百貨公司的高級主管說,援交通常是透過電話連繫,台北東區的SOGO、統領百貨公司門口、麥當勞速食店,都是熱門的「面會」據點。尤其是複合式的商場大樓,從咖啡廳、撞球室、KTV到賓館都有的賣場,就是援交最熱的據點。

 目前有關援交訊息流通最廣的就是網路上一些個人網站,除了有尋歡者的心得交換,還有一些自稱欠缺現金花用的「援妹」大膽張貼「我出身體,你出錢,感情免談、免麻煩」的訊息。不過,這些援交訊息的真實性,有許多令人懷疑的破綻。

 一位自稱在情慾市場打滾多年,經營電訊器材的王姓業者表示,現在許多情色網站都是由應召站架設,除了服務性好漁色的網友,也兼納有意兼職客串下海的援妹。較具規模的應召站還會主動到交友網站搜尋援妹訊息,然後用盡各種方法將援妹吸納到自己的花名冊。

 王姓業者表示,目前援妹相當搶手,一次交易行情價約6000至8000元之間,如果是高中學生,行情還可飆到萬元以上。不過,高中援妹並不多見,援妹大多是大學女生、百貨專櫃小姐、粉領上班族客串扮演,有時候一個月或二、三個月才下海一次。此外,要「把」到真正的援妹也不容易,因為現在的援妹大都由職業妓女「變身」裝扮,段數高的還可矇過一些新進場的尋歡客,而真正有「學生證」的媛妹,條件好的甚至有挑客人的權利,長得太醜的嫖客,還交際不到手。

 另一位在網路公司上班,卻吃足援妹苦頭的李姓主管表示,他曾經耗費許多時間在網站上搜尋援妹消息,得到的卻多半是惡劣又慘痛的經驗。其實想要在網路上尋求一夜情,多半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一些交友網站,三、五天就塞給網友一些援妹的基本資料、電話,這些通常是應召站的花招,而接電話的小姐根本就是應召站的「祕書」,就算是學生證也不難偽造。

 目前最容易出事的就是打著援妹的招牌,進行變相吸金的會員俱樂部,這些販售會員卡的俱樂部以男士護膚沙龍最普遍。招徠客人的手法包括在報紙上登小廣告,在網站上張貼低於行情價的援交訊息,如:大膽援妹,全套服務,只要2500元。結果往往只是一場半套的泰國浴,服務到一半,保鏢就「進場」向客人兜售一張6萬元的會員卡,入會後半年內才得以250 0元的價格享受接下來的全套服務。

 可是入會後,對方還是可以用其他名目向客人「削鎯」,例如:你的專屬小姐今天不在,換別的小姐服務必須加價。如果與他們據理力爭,這時候保鏢就會板起大哥的嘴臉,逼客人就範。

 李姓主管說,現在連高中男生也下海來當「援弟」,服務對象包括「玩3P的夫妻檔和同志」。援弟和援妹一樣,在網站上張貼的交易訊息都很大膽露骨,女的標示三圍尺寸,男的除了交代身高、體重,也不忘吹噓自己器官的尺寸。

 「不過,現在我已不再相信網路的援交訊息」李姓主管說,「說穿了還不就是應召站的一些廣告信,援妹多半是一些條件較爛的妓女變身扮演,運氣不好還會惹來麻煩。真正客串性質的援妹,喜歡泡的地方還是PUB、泡沫紅茶店和咖啡廳。」

 

▲回上頁   Top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