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人物側寫 相關報導
 

「璿」是北斗星裡的一顆星
【作者:康寧祥、許棹雲 1989.01.01】              天下雜誌第92期
孫運璿比中華民國小兩歲,自童顏至皓首,不論身處何時、何地,始終縈繞於他心的,是讓這位兄長昂首闊步於世界。(中國時報資料照片)

幾乎所有的人都同意:看到他,使人相信,明天會更好。孫運璿比中華民國小兩歲,自童顏至皓首,不論身處何時、何地,始終縈繞於他心的,是讓這位兄長昂首闊步於世界。

因為他取得蔣氏父子信任,具備專業知識及社會聲望,此種權力傳承模式如果成功,今天政治、社會的紛擾就會減少很多。

我覺得他是國民黨堣祤々@、兩位能夠坦誠回答問題的官員,知者說知,不知者說不知,絕不會答非所問,模稜兩可。例如在經濟部長任內,我公開質詢或私下詢問經濟問題,他懂得的會直接告訴我,不懂的,他會說:「我回去問清楚了,馬上告訴你。」過不久,真的會接到他的答覆。

在蔣經國任行政院長時,有次他找我去談話,問我關於對他閣員的意見,我告訴他我對孫運璿有這樣的觀察,他似乎也很同意,並說:「我如有財經大事,總會找有關閣員來說明,孫運璿有不同意的地方,會跟我辯論,但是辯論完畢,做成決策後,他就會盡全力執行,絕對不會推說這是別的部會或上級的指示,他自己不同意。」從此番談話中,蔣院長後來提名孫運璿做行政院長,實為意料中事。

開始作政治決斷

對立法委員,他也極注意,民國六十七年行政院要行使行政院長同意權前,他到我家兩次,我都不在,他就和立法院警衛講好,要他們通知他我到的時間,有天早上八點半,我到了立法院,他就隨後趕到,心臟病剛好的他還爬了三層樓到我研究室來,除了請我支持他的同意案外,並且對我說,因為主客觀因素(二次能源危機),他做行政院長後,經濟情況可能稍差,請我諒解支持。

他以一財經人接任行政院長後,我對幾位東北籍立法委員說:「一年內,除財經問題外,我不質詢他,因為我的興趣在政治間題,他的政治還有待學習。」有人也許會問,趁此機會讓他尷尬,不是更好,我覺得對這樣的人物不公平,因為他對政治不熟悉,而且也不是在他能力範圍內。

後來他在立法院逐漸答覆政治問題,又在民國七十一年發表對大陸政策聲明(此聲明中表明我國不畏懼談判,但也絕不在畏懼中談判),已漸漸看出他在做政治決斷。

此外他任行政院長後,施政報告和政策聲明都改成白話文,也能反映社會民意,頗具草根性,政策堣]有知識界的積極介入,由於他的專業知業,而且非出身於宮中(指官邸),沒有特殊腰帶關係,易於贏得這兩方面人的支持,奠定了他的社會聲望。

七、八年前,它已經有一套自由、開放、解除戒嚴的時間表對國家前途,他有長遠藍圖,而且用誠懇的態度表達出來,使人民能了解他的政策用意。

他的領導力最具體表現在,能夠博採眾議,例如民國七十一年間,他在國建會時有篇對大陸政策的重要聲明,這篇聲明是集合海內外學者意見,加上自己幕僚,如魏鏞、宋楚瑜、戴瑞明等集思廣益,做出初步的文稿,這種模式能激起學者的參與感。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裁奪力,如這篇演講中,本來我們的主題是放在我們要與中共爭千秋,到了他那堙A他加上了「要爭一時,也要爭千秋」,意指我們現在就要和中共做各方面的競賽。

高層次和衷共濟

而他任行政院長期間,我覺得最難得的是他和中央黨部祕書長蔣彥士、總統府祕書長馬紀壯三人配合得當,尤其在蔣總統生病期間,三人和衷共濟,共撐國事,到了最上層有這樣的合作,實在很不容易,這要三人都是氣魄宏遠、性格寬大,完全以國事為重才行。

七、八年前,他已與我們談過現在實施的自由開放措施,如解除戒嚴等,而且隱約也可聽出他有一套時間表;當時他更希望把黨外力量引導入正軌的政黨政治。

對台灣身處險惡國際局勢,他與我們商討了很多彈性外交作法,可惜這些內政、外交改革,因為有位太上部長反對而遭受重重阻力,而耽誤了這麼多年。

對他個人的接觸,讓我很難忘的有兩件事,每次回國我都會去見他,他總顧慮我行動不便,自己下樓到一樓會客室與我晤談,使我免去爬樓梯之苦。

另一件事是五年前,我九十六歲的母親病重,住中心診所,他不但親自來醫院探視,而且一再請中心診所的院長和醫師用最好的方法治療,雖然後來母親仍然因年齡太大而去世,但他那種誠懇態度仍然讓我感動。

《下一篇:聚光燈外的國之大老─孫運璿

 

 回首頁上頁                         ↑TOP

 

 

 

1913 出生於山東蓬萊
1934 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
1940 青海西寧電廠廠長
1946 台電機電處處長
1950 台電總工程師
1953 台電協理兼總工程師
1962 台電總經理
1967 交通部長
1969 經濟部長
1978 行政院長
1984 總統府資政

以行動對抗無力--孫運璿

孫運璿走過中華民國最動盪的年代,也走過最驕傲的年代。歷任經濟部長、行政院長,帶領中華民國走過中美斷交的艱苦歲月,清流形象的孫運璿,一直都是台灣政壇的標竿,也是當今台灣政壇亂象的借鏡。